當前位置:

讓“學習”回歸真實,把“學習”還給學生

  • -北京市WWW2061COM實驗亦莊國際高中籌備組
  • 2019/04/04

THEIA創刊文的開篇,我們就向大家宣告:我們正在創見一所讓教育回歸真實的學校,力求真正喚醒、啓迪、激勵和賦能每個孩子,讓他們成爲更好的自己、更好的社會人。


book-learning-notebook-调整.jpg


談到學校,必然繞不開教師的和學生的這兩個緊密相連但又各有側重的核心命題。

 

从“以教定學”到“以學定教”

从“以教定學”到“以學定教”,智能时代背景下,社会的快速发展催促着學校教育逃离工业时代流水线似的标准品加工模式,越来越突出學生的主体地位,突出以學生为中心的“學习”的研究和实践。學习这件事需要从教师手中还给學生,这是时代发展的必然趋势。

 

同时,以一名非住宿生为例,在校时间一半以上在學习,准确讲是在“正式學习”,如果算上“非正式學习”,學生在學校的學习时间超过12个小时。不论从哪个角度来讲,实现“真实的學习”都是创见“真实的學校”的必要前提!

 

回顾我们自身的學习历程,如果被问起“學习”到底是什么,它究竟是如何发生的,如何能让它更快更好地被推进,似乎很难说清楚。不论是教育學者、心理學家,还是脑科學、神经生物科學家都试图破解这一谜题。而教育实践者们更是对《可见的學习》、《人是如何學习的》、《如何高效學习》、《學习科學》等著作趋之若鹜,掀起了一股學习“學习”的热潮。不论是在理论研究层面,还是在实践探索层面,“真实的學习”这件事情本身会被、也正在被更多地发现和创新。

 

如何把學习还给學生

我们更愿意站在學校这一中观层面上,基于未来的视角分享“真实的學校”中的“真实的學习”是什么样的,如何把學习还给學生。

 

1.學习的空间

一个學生可以在不同的學校學习,不同的學校相互承认學分。与此同时,學校的物理边界被不断突破,學习不但发生在校内,更发生在校外,甚至发生在校外的时间更长。作为美国最著名的创新學校之一,Minerva大學打破传统意义上的校园边界,把不同的城市变成學习的空间,學生4年將在全球7个不同的国家、地区學习和生活,这是变革學习空间最有力的实践者。

 

2.學习的时间

學校将全时段开放,无工作日双休日之分,學期与寒暑假之分。与此同时,學生的日程表不再被塞满學校安排的课程,他们可以获得更多自主灵活的时间。这是个性化學习得以发生的必要前提。同时课程和學制也更加灵活,學生总体在校时间依學生學习需求而定。

 

3.學习的方式

在教學资源越来越丰富的前提下,项目式、对话式、体验式等教學方式被更广泛的采用,线上线下相结合将成为常态。學习方式不但由學习内容决定,更是由提升學生综合能力这一目标而决定。哲學思辨的能力在苏格拉底式的对话交流中提升,沟通与领导能力在项目实践中得以培养。被比尔·盖茨称为“每一个美国孩子都为之向往”的High Tech High(簡稱HTH),就是一所以“全项目制”为特色的创新學校,从112年级所有科目都采用项目制方式,跨學科跨领域开展,在完成项目的过程中培养學生的自主學习、探究學习、合作學习各方面的能力。

 

4.學习的伙伴

越來越多的社會人将以兼职教师的身份加入學校,他们不再只是知识传递者,更是陪伴者、指导者和教练。他们来自世界各地和各行各业,引领學生体验更具专业性、时代前瞻性和现实意义的學习经历。跨學校、跨年龄、跨地区和跨国家的學生可以聚集在一起,彼此交流,相互激发,共同學习。

 

5.學习的评价

评价的目的不再是给學生分三六九等,而是更多侧重个人总结与反思,强调个人独特性的展现。评价,尤其是终结性评价不再只是纸笔测试,學生的个人成长作品、路演展示、论文报告、自我反思等都是评价的素材。學生本人、學习同伴、导师、任课教师、专家學者、行业从业者都可以成为评价主体。

 

真实學习所需要的能力

 

此时我们会听到担忧的声音:上面这些描述怎么看怎么像大學,甚至比一般大學还要前卫,它适合基础教育吗?适合高中的孩子们吗?

 

对于一直接受传统基础教育的大多数學生,他们也许并不能够很快适应这样一种“真实的學习”,因为它需要學生至少在以下几个方面达到一定的水平并在“真实的學习”过程中可以不断地提高:

 

1.清晰准確的自我認知 

學生能够从知识、能力、兴趣、个性、情绪、思维方式等不同维度全面、客观地认识自己,同时知道去向何方,即有清晰的“坐标”、目标和规划。

 

2.強大的內驅力和行動力

对學习和生活充满热情,这样的热情来自學生的好奇与勇气。能够以开放的心态迎接挑战,并在不断的实践过程中善于反思和调整,灵活应对变化。

 

3.良好思維習慣和溝通協作能力  

能夠獨立地思考、分析和推斷;具備同理心,善于傾聽與理解他人;能准確地表達觀點;能與他人有效合作。

 

如上阐述并非强调“真实的學校”要对學生本身进行筛选,而是基于未来社会的发展和对人才的需求,对學校、教师、學生、家庭等教育共同体提出的要求,或者说这就是學习本来的样子。

 

我们会担忧、会疑惑,或许只是习惯了灌输式地教授和等待式地投喂这样传统的教与學。我们习惯了传统學习,甚至已经进入保持传统的“惯性”状态,一旦受到教育创新的冲击,我们不应害怕改变,而是需要先做出一些调整,或者说可能会经历一些“不适”的过程,但当我们习惯新的“惯性”状态时,真正的學习就会一直发生。

 

诚然,创见一所“让教育回归真实”的學校并非坐而论道,从突破校园边界到内部空间设计,从正式學习到非正式學习,从合作式PBL到大學先修课,我们正在扎扎实实地探究与实践。同时,在行动的道路上我们不是独行者,而是与越來越多的创新教育者携手前行,共同推动教育回归真实,恢复學习本来的样子,把“學习”这件事还给學生。  



掃碼關注更多亦莊國際高中相關內容

二维码小.jpg

上一条:为发展储蓄,结构性优化核心竞争力——北京市WWW2061COM实验學校2017年 下一條:“眼見”一定“爲實”?:批判性思維視角下的真與僞